相关文章

烟台玩具出口遭遇7月寒流 仅剩3家企业能正常出口

烟台玩具出口,80%的海外市场份额在欧洲。7月20日,被称为“史上最严指令”———《欧盟新玩具安全指令》正式生效,开启了烟台企业或将被沦为“玩偶”的噩梦。

“新指令对香味剂中的要求,甚至在纯天然生长的薰衣草原料中都有可能无法达到!这对于生产企业的要求过于苛刻。”烟台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轻纺处轻工科负责人杨绍宗说。

新指令的严苛之处,远不止于此。把有害元素的限制从8种增加到了19种,迁移元素的限量要求也大幅提高,与原指令相比,新指令普遍降低了10至1000倍。还首次引入针对玩具中致癌、致基因突变或致生殖毒性物质的特别条款,增加禁止使用易引起过敏的香味物质,总数达到66种!

据统计,目前烟台年出口布绒玩具超过260万只,其中出口金额排名前10的国家,除美国外均置身于欧洲版图之内。在新指令实行的未来两年里,烟台企业将面临着史无前例的挑战。

“按照新指令,生产成本至少提高15%。目前,在烟台只有3家企业能正常出口,如果技术门槛再提高,整个产业将很难挺过去了!”面对新指令的实施,烟台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轻纺处有关人士说,本月20日,欧盟玩具安全新指令过渡期结束,今后,取得欧盟市场新上市销售“准入证”,所有的玩具产品须先跨过“新指令”。

面对严苛的法规,生产出口企业直言被“逼进墙角”。采访中,莱阳的一家企业老总表示,“这次欧美新指令实施对玩具业带来的影响不只是增加生产、检测、质量控制等15%至30%成本,更为棘手的是合规原料很难采购。”这位从业者讲,这一点对长毛绒玩具影响尤其大,按照新指令,软填充玩具的线缝至少有一层能承受线缝拉力的测试,事实上,我们现有毛绒玩具大多达不到这个要求。还有,技术规范要求也将非常繁琐,按照要求,所有出口企业都要建立产品“技术档案”,将生产过程、生产工艺等说清楚,取得符合这个指令及适用标准的要求。

“欧美门槛提高使得烟台一些玩具厂有单不敢接,转而向中东、日本、印度、巴西等市场找出路,但这些地区也纷纷效仿欧盟,玩具进口安全标准也不断升级。”杨绍宗认为,烟台玩具生产企业的日子越来越难过,这次新指令对不少企业将是一次严峻考验。

本土业内专家讲,面临挑战的不只有企业。

此话怎讲?杨绍宗就说,“欧盟新指令中提高的有机化合物,目前在国内尚没形成规范的检测方法,包括迁移元素六价铬的最低限量检测,玩具界现有设备和技术可能根本达不到,这意味着相关监管技术部门的检测软硬件都要提档升级。”

更多的本土业内者认为,安全环保是趋势,作为出口商,一味抱怨解决不了问题,“外销道路日渐崎岖,企业的人工成本红利也风光不再,今后,只有可靠的产品质量,才有可能拥有市场话语权。”烟台检验检疫局轻纺处负责人刑玉信认为,发达国家对进口商品提出越来越高的技术标准固然不能排除贸易壁垒的可能,但安全环保是趋势,作为出口商,必须以此规范企业的行为,否则国际市场的生存空间必将越来越小。

权威部门披露的最新统计显示,上半年,烟台口岸一共出口布绒玩具109批,与去年同比,出口批次减少了21.10%!与此相对应的情况是,首件检测与现场检验均没有一次检验不合格的情况,出口金额也略有增加。

“出口金额小幅上扬,与产品附加值增加导致出口玩具价格的提升不无关联,但也不能说明太多问题,因为自2010年以来国内通货膨胀,原辅材料、人工成大幅增长,还有就是人民币汇率的提升。”杨绍宗分析。

出口玩具业,路向何方?本土个别企业已趟出新路。

去年,在出口呈现整体灰色调环境中,莱阳乖宝宝儿童纺织品有限公司其出口批次和货值,分别比去年增加79.23%和18.63%,更为可喜,这家企业自主品牌分别比上一年增加了168%和285.47%!

“自2009年,这家企业注册了自己的商标后,使用该商标的玩具正在逐步推向市场,企业在欧洲成功地建起了自己的销售网站,去年年初就开始接受订单并加工出口,促使该企业的出口玩具有了较大增长!”杨绍宗介绍。

以自主品牌为拳头产品,将“阵地”摆在市场最前沿,这或许将是产业走向未来的一个“样本”。